文章吧-經典好文章在線閱讀:林清玄:在夢的遠方

當前的位置:文章吧 > 經典文章 > 經典美文 >

林清玄:在夢的遠方

2019-10-28 06:34:30 作者:林清玄 來源: 野菊文集 閱讀:載入中…

林清玄:在夢的遠方

  有時候回想起來,我母親對我們的期待,并不像父親那樣明顯長遠小時候我的身體差、毛病多,母親我的期望大概只有一個,就是祈求我的建康,為了讓我平安長大,母親常背著我走很遠的路去看醫生,所以我童年時代對母親留下的第一印象,就是趴在她的背上,去看醫生。

  我不只是身體差,還常常發生意外,三歲的時候,我偷喝汽水,沒想到汽水瓶里裝的是“番仔油”(夜里點燈用的臭油),喝了一口頓時兩眼翻白,口吐白沫,昏死過去了。母親立即抱著我以跑一百公尺的速度到街上去找醫生,那天是大年初二,醫生全休假去了,母親急得滿眼淚,卻毫無辦法

  “好不容易在最后一家醫生館找到醫生,他打了兩個生雞蛋給你吞下去,又有了呼吸眼睛也張開了,直到你張開眼睛,我也在醫院昏了過去了。”母親一直到現在,每次提到我喝番仔油,還心有余悸,好像撿回一個兒子。聽說那一天她為了抱我看醫生,跑了將近十公里。

  四歲那一年,我從桌子上跳下時跌倒,撞到母親的縫紉機鐵腳,后腦殼整個撞裂了,母親正在廚房里煮飯。我自己掙扎站起來叫母親,母親從廚房跑出來。

  “那時,你從頭到腳,全身是血,我看到第一眼,浮起心頭的一個念頭是:這個囡仔無救了。幸好你爸爸在家,坐他的腳踏車去醫院,我抱你坐在后座一手捏住脖子上的血管,到醫院時我也全身是血,立即推進手術房,推出來時你叫了一聲媽媽,呀!呀!我的囡仔活了,我的囡仔回來了……我那時才感謝得流下淚來。”母親說這段時,喜歡把我的頭發撩起,看我的耳后,那里有一道二十公分長的疤痕,像蜈蚣盤據著,聽說我摔了那一次,聰明了不少。

  由于我體弱,母親只要聽到什么補藥或草藥吃了可以使孩子身體好,就會不遠千里去求藥方,抓藥來給我補身體,可能是補得太厲害,我六歲的時候竟得了疝氣,時常痛得在地上打滾,哭得死去活來。“那一陣子,只要聽說哪里有先生、有好藥,都要跑去看,足足看了兩年,什么醫生都看過了,什么藥都吃了,就是好不了。有一天有一個你爸爸的朋友來,說開刀可以治疝氣,雖然我們對西醫沒信心,還是送去開刀了,開一刀,一個星期就好了。早知道這樣,兩年前送你去開刀,不必吃那么多的苦。”母親說吃那么多的苦,當然是指我而言,因為她們那時代的媽媽,是從來不會想到自己的苦。

  過了一年,我的大弟得小兒麻痹,一星期就過世了,這對母親是個嚴重打擊,由于我和大弟年齡最近,她差不多把所有的愛都轉到我的身上,對我的照顧可以說是無微不至,并且在那幾年,對我特別溺愛

  例如,那時候家里窮,吃雞蛋不像現在的小孩可以吃一個,而是一個雞蛋要切成“四洲”(就是四片)。母親切白煮雞蛋有特別方法,她不用刀子,而是用車衣服的白棉線,往往可以切到四片同樣大,然后像寶貝一樣分給我們,每次吃雞蛋,她常背地里多給我一片。有時候很不容易吃蘋果,一個蘋果切十二片,她也會給我兩片。有斬雞,她總會留一碗雞湯給我。

  可能是母親的照顧周到,我的身體竟然奇跡似的好起來,變得非常健康,常常兩三年都不生病,功課也變得十分好,很少讀到第二名,我母親常說:“你小時候讀了第二名,自己就跑到香蕉園躲起來哭,要哭到天黑才回家,真是死腦筋,第二名不是很好了嗎?”

  但身體好、功課好,母親并不是就沒有煩惱,那時我個性古怪,很少和別的小朋友玩在一起,都是自己一個人玩,有時自己玩一整天,自言自語,即使是玩殺刀,也時常一人扮兩角,一正一邪互相對打,而且常不小心匪徒打敗了警察。然后自己蹲在田岸上哭。幸好那時候心理醫生沒有現在發達,否則我一定早被送去了。

  “那時莊稼囡仔很少像你這樣獨來獨往的,滿腦子不知在想什么,有一次我看你坐在田岸上發呆,我就坐在后面看你,那樣看了一下午,后來我忍不住流淚,心想:這個孤怪囡仔,長大后不知要給我們變出什么出頭,就是這個念頭也讓我傷心不已。后來天黑,你從外面回來,我問你:‘你一個人坐在田岸上想什么?’你說‘我在等煮飯花開,等到花開我就回來了。’這真是奇怪,我養一手孩子,從來沒有一個坐著等花開的。”母親回憶著我童年一個片段,煮飯花就是紫茉莉,總是在黃昏時盛開,我第一次聽到它是黃昏開時不相信,就坐一下午等它開。

  不過,母親的擔心沒有太久,因為不久有一個江湖術士到我們鎮上,母親先拿大弟的八字給他排,他一排完就說:“這個孩子已經不在世上了,可惜是個在大富大貴的命,如果給一個有權勢的人做兒子,就不會夭折了。”母親聽了大為佩服,就拿我的八字去算,算命的說:“這孩子小時候有點怪,不過,長大會做官,至少做到省議員。”母親聽了大為安心,當時在鄉下做個省議員是很了不起的事,從此她對我的古怪不再介意,遇到有人對她說我個性怪異,她總是說:“小時候怪一點沒什么要緊。”

  偏偏在這個時候,我恢復正常小學五六年級交了好多好多朋友,每天和朋友混地一起,玩一般孩子的游戲,母親反而擔心:“唉呀!這個孩子做官無望了。”

  我十五歲就離家到外地讀書了,母親因為會暈車,很少到我住的學校看我,我們見面的機會就少了,她常說:“出去好像丟掉,回來好像撿到。”但每次我回家,她總是唯恐我在外地受苦,拼命給我吃,然后在我的背包塞滿東西,我有一次回到學校,打開背包,發現里面有我們家種的香蕉、棗子;一罐奶粉、一包人參、一袋肉松;一包她炒的面茶、一串她綁的粽子,以及一罐她親手淹漬的鳳梨竹筍豆瓣醬……一些已經忘了。那時覺得東西多到可以開雜貨店。

  那時我住在學校,每次回家返回宿舍,和我一起的同學都說是小過年,因為母親給我準備的東西,我一個人根本吃不完。一直到現在,我母親還是這樣,我一回家,她就把什么東西都塞進我的包包,就好像臺北鬧饑荒,什么都買不到一樣,有一次我回到臺北,發現包包特別重,打開一看,原來母親在里面放了八罐汽水。我打電話給她,問她放那么多汽水做什么,她說:“我要給你們在飛機上喝呀!”

  高中畢業后,我離家愈來愈遠,每次回家要出來搭車,母親一定放下手邊的工作,陪我去搭車,搶著幫我付車錢,仿佛我還是個三歲的孩子。車子要開的時候,母親都會倚在車站欄桿向我揮手,那時我總會看見她眼中有淚光,看了令人心碎。

  要寫我的母親是寫不完的,我們家五個兄弟姊妹,只有大哥侍奉母親,其他的都高飛遠飏了,但一想到母親,好像她就站在我們身邊。

  這一世我覺得沒有白來,因為會見了母親,我如今想起母親的種種因緣,也想到小時候她說的一人故事

  有兩個朋友,一個叫阿呆,一個叫阿土,他們一起去旅行。

  有一天來到海邊,看到海中有一個島,他們一起看著那座島,因疲累而睡著了。夜里阿土做了一個夢,夢見對岸的島上住了一位大富翁,在富翁的院子里有一株白茶花,白茶花樹根下有一壇黃金,然后阿土的夢就醒了。

  第二天,阿土把夢告訴阿呆,說完后嘆一口氣說:“可惜只是個夢!”

  阿呆聽了信以為真,說:“可不可以把你的夢賣給我?”阿土高興極了,就把夢的權利賣給了阿呆。

  阿呆買到夢以后就往那個島上出發,阿土賣了夢就回家了。

  到了島上,阿呆發現果然住了一個大富翁,富翁的院子里果然種了許多茶樹,他高興極了,就留下做富翁的傭人,做了一年,只為了等待院子的茶花開。

  第二年春天,茶花開了,可惜,所有的茶花都紅色,沒有一株是白茶花。阿呆就在富翁家住了下來,等待一年又一年,許多年過去了,有一年的春天,院子里終于開出一棵白茶花。阿呆在白茶花樹根掘下去,果然掘出一壇黃金,第二天他辭工回到故鄉,成為故鄉最富有的人。

  賣了夢的阿土還是個窮光蛋

  這是一個日本童話,母親常說:“有很多夢是遙不可及的,但只要堅持,就可能實現。”她自己是個保守傳統鄉村婦女,和一般鄉村婦女沒有兩樣,不過她鼓勵我們要有夢想,并且懂得堅持,光是這一點,使我后來成為作家

  作家可能沒有做官好,但對母親是個全新的經驗,成為作家的母親,她對鄉人談起我時,為我小時候的多災多難、古靈精怪全找到了答案

評價:

[匿名評論]登錄注冊

評論加載中……
3000元倍投方案稳赚 浙江20选5中奖规则中三个多少元 江西11选爱彩乐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预测大师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新规 极速快三有什么技巧吗 基金配资10倍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浙江医药股票分析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数据前三组 重庆时时彩大小软件 秒速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北京pk拾手机软件下载 佳永配资_网贷门户 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海富通股票基金查询 甘肃快三走势图今天